10969猫猫鱼

人活着
就是为了森内贵宽
以及
让身边的人们以后能够过得更幸福啊

【toruka】主唱sama的早餐时间

109R9Juvenile:

還有幾天開學但是卻趕作業無力的產物,為什麼男神們都可以那麽有活力!!!我這麽懶是因為我沒有學涼拖和小天使每天跑七公里嗎∠( ᐛ 」∠)_


是個迷你餅啦,偷偷鉆進糧倉。
#也許有OOCorz





  “我不在的时候,队长大人也得好好吃啊,三餐什么的绝对不可以随随便便哦。”
  刚刚才被叫醒的队长山下亨,低头吃著自家大厨主唱准备好的豚骨汤早餐拉面,期间抬头看了眼墙上挂著的摆钟——大概只有五点八左右。昨晚森内收到了在拉斯维加斯那边的製作人的消息,决定第二天早上就赶快过去处理录音上的问题,所以晚饭后就窝进了房间里订好了机票。
  虽然说自家主唱拼起来的那股没头没脑向前沖的劲儿,山下亨肯定见识过无数次了,可是这次居然著急到直接订下了六点多的早班机票,还是很让人意外。毕竟昨晚看见主唱单人间的门缝下,凌晨两点还漏出了淡淡的灯光。
  在厨房捣鼓了一会儿,森内贵宽也捧著一碗面走到餐桌旁,在山下亨隔壁一个位置的对面坐下,两个人在饭堂厅暖光灯的包围下程对角线坐著,各自吸溜著碗里的面条,低著头保持沉默。
  森内悄悄抬头,看了眼自家队长,山下亨好像没有觉察到森内的目光,保持著吃面的状态,几乎已经算是个人特色的眼袋最近好像又有一点点加深的趋势,染成了棕色的头髮,脑后翘起来了几搓,大概是因为被自己强行拉起来了,还没有怎麽整理一下外貌,不过算了,森内本来就想著只要拉山下亨陪他吃完个早餐就让他继续回笼觉的,对这个于总是和自己比谁起得晚的人,森内还是很清楚这时候把队长大人拉起来,他肯定还没能醒过来。


  本来自己一个人起来然后到街区买个面包加一瓶牛奶,直接去机场就可以解决的早餐,森内在光速刷牙洗脸的时候还是决定要在合宿的家里吃完。可是一个人在家里吃好像又显得很奇怪,所以就抓一个幸运的小朋友来陪自己吃早餐吧。
  至于被抓的人为什麽要是山下亨,森内贵宽完全没有好好考虑,反正,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自己利达。不存在考虑什麽节奏组太笨蛋啊、製作人和staff昨天很辛苦啊之类的过程,叼著牙刷就去拍山下亨的房门了。
  今天的队长大人倒也没有怎麽赖床,两人份的快食拉面还没有煮好,山下亨就起来了。森内先给他端了碗拉麪,山下亨没有说什麽话,连谢谢都讲得含糊不清,大概是只有部分大脑醒来了,语言中枢在沉睡状态。
  
  森内一边吃一边偷瞄,还在思考著今早什麽时候这位不爱讲话的吉他手才可以完整地说出一句话 甚至怀疑自己出了门后山下亨才会慢慢醒过来再后知后觉地发短信给自己。不知不觉地,本来面对正前方的森内的坐姿一点一点地挪动——面向已经完全转向了斜对面的山下亨,翘着二郎腿的小主唱坐着半张椅子,捧起碗,支起身子不再偷瞄,光明正大地瞅着自家吉他手,自己碗里的面已经吃完了,森内偷瞄一眼墙上的钟,算算时间,再过五分钟自己就得马上出门了。
          这时山下亨也堪堪吃完了自己碗里的面,抬头便看见主唱低头拨弄着手机,不一会儿就抬头跟山下亨四目相对。


  【我要出门了哦。】
         森内眨眨那双无辜的大眼睛,朝家门的方向点了下头。


  【行李都收拾好了?】
         山下亨下巴指了指森内隔壁座位上的背包。


  【收拾好啦!】
         森内再次眨眼,比了个OK的手势,山下亨点点头,起身把两人的碗收拾起来,转身进厨房洗碗。小主唱坐在餐桌边挠了挠头,背起包起身跟着走过去,乖乖地趴在厨房门口,看着山下亨洗碗的背影。
  
  刚才在餐桌边,两个人完全就没有语言交流,透着几个肢体动作和眼神,双方居然真的能够理解到对方想表达的意思。虽然只是很常见又很普通的对话,同样的场景也已经出现过无数次了,十多年来培养出来的默契居然真的有这么神奇的效果,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挺意外的。一支乐队十年来的默契自然不由分说,可是森内还是觉得跟自家吉他手之间形成的相处方式实在是到了某种已经超越了一直以来和任何其他人物默契度的地步。
  如果说是跟自家鼓手和贝斯手,森内觉得大家大部分时候都只能在音乐和乐队上的事才会有很出彩的默契度,生活习惯和作息虽然大家之间都互相了解,可用眼神对话什么的还是不太现实。
  可能是因为在脑电波频率上十几年都接不上讯号的笨蛋节奏组思维方式真的需要宽容吧。想到这里,森内脸上控制不住地溢出了满满的笑意。
  
  那和亨呢?令人意外的,在森内印象中,自己和自家利达的频道好像从很早的时候就已经统一了。虽然自己是误打误撞被拉进了乐队,可是却从一开始就有了一种无法言说的强烈归属感。
  特别是听见山下亨那句强硬的“做我的主唱吧”的时候,森内除了第一时间是觉得这个人脑子有点问题之外,心里却好像突然被塞了一大团棉花糖一样的感觉。
  可能是那个时候浑浑噩噩的心里太空了吧,突然被一个人需要,难免泛起波澜。
  所以才会顺理成章地真的成为了山下亨的主唱了吧,大家一起组建乐队,一起走过了十多年。
  那时候的森内贵宽就是一台破破烂烂的收音机,因为拒绝接收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各色信号,一直播着老旧又像在无病呻吟的频道。
  而那时山下亨的出现就好像是一道闪电一样劈到了森内贵宽的天线上——强硬地给贵宽牌收音机插入了一个名叫山下亨的频道,之后还负责上了贵宽收音机的维修工作,几个还在中二时期的少年很巧合地邂逅,聚在一起组成了这支乐队,组成了一个家。
  总的看来,山下亨就是那个把小野猫捡回了家的主人,虽然渐渐的野猫会跟全家人都亲近起来,但最依赖的始终还是把他捡回来的那个人。
  
  不过这都是循着很感性的角度来思考的结论啦,这样的默契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的,果然还是因为两人近距离相处的时间太久了吧。森内贵宽还是停止了各种胡思乱想,敲了敲厨房门,山下亨闻声回头,正想说点什么,却让森内先开口了。
  “Toru桑,我现在就出门了哦,大概两天后回来,我到时候订好机票再联系你。”
  森内朝山下亨挥挥手,转身离开。山下亨也终于开口讲话了,道了句“知道了”,把洗好的碗收拾好,跟着主唱走到玄关。
  山下亨把鞋柜上的钥匙塞到森内手里,小主唱随即对着吉他手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抓着钥匙的手戳了戳山下亨的胸口:“就算不是跟tomoya那两个笨蛋一起起床也一定一定要吃好早餐哦,还有就是这几天除了忙录音一定要好好休息,今天一大早喊你起来陪我吃早餐就是要提醒你不要睡过头就不吃早餐了!”山下亨无奈地点头,自动过滤了森内最后那句没有逻辑的辩解,嘴角是压不住的笑意。
  “路上小心,你也注意休息。”轻轻拍了拍主唱的手臂,递给他多一件薄外套,想着坐飞机的时候可以盖着,山下亨笑着给森内贵宽打开门,又向走出门外的他念念不舍地挥挥手。
  森内贵宽也回头,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笑得弯弯的大眼睛朝山下亨眨了眨,好像拨动了晨间的水汽,莫名地有种清甜的味道飘散空气里。
  “好啦,我后天就会回来啦,那再见!”
  话音刚落,森内贵宽的背影就消失在门口,小主唱坐上出租车,往机场方向去了。
  山下亨关上门,无奈地笑笑,好啦,就去录个音而已,也不是第一次了,没什么好担心的。不过刚刚被盯着洗碗的感觉真是很奇怪啊,他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走到房间门口,山下亨觉得自己也没什么睡意了,隔壁节奏组的房间门还紧闭着。于是英俊的利达先生的目光投向了森内贵宽刚刚收拾好的厨房。
  ......要不要学着下一下厨呢,给那两个笨蛋和合宿的制作人煮个早餐面吧,锅在哪?
  
  
  
  
  飞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自己的班次今天还是晚点了半小时,小主唱撅嘴,心想着早知道就不这么急着出门了,失去了跟山下亨讨论一下两人默契上的问题的机会,说不定能找到什么填歌词的灵感。
  所以一边脑内开着飞机一边给手机关机的森内贵宽,没有收到乐队成员的求救短信。
  算了,toru桑进过的厨房发生事故也不是第一次了,没关系的啦。
       可不能影响了主唱sama今早的好心情呀!

评论
热度 ( 17 )
  1. 10969猫猫鱼10969Juvenile 转载了此文字

© 10969猫猫鱼 | Powered by LOFTER